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新闻列表>要闻

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发展论坛在穗召开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9-06-24 16:28:11

  22日,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发展论坛暨大湾区科技金融路演活动在广州举行。论坛上,同时举行了广州科技金融集团有限公司揭牌仪式。据悉,该公司旨在发挥国有资本和科技平台双重优势,构建“科技园区+科技金融+创新服务”运营新模式,打造新型科技创新发展投资平台。

20190624-2

  成立科技金融集团 拟5年服务万家以上的科技企业

  广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志英致辞中表示,科技金融是国家科技创新体系和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广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科技金融工作,先后出台了一系列促进科技金融发展的政策措施。包括通过搭建4亿元风险补偿资金池使科技信贷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不断提高;通过设立50亿元科技成果产业化引导基金,引导风投创投机构落户聚集效应不断增强;推动科技型企业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壮大发展等,形成了完善的科技金融服务体系。他表示,希望各位专家、企业家能够利用本次论坛交流思想、沟通信息,为进一步开展合作打下基础。同时广州将进一步营造良好的环境,推动各类金融机构落户广州,加强服务科技型企业,助力国家创新中心城市建设。

  今年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金融科技”被多次提到,不难看出我国对大湾区金融科技发展的重视。对此,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彭化非指出,广州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核心城市,正处于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和城市综合实力提升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推动科技与金融深度融合。

  会上揭牌成立的广州科技金融集团有限公司正是广州推动科技金融融合的有力措施之一。据了解,该集团将通过5年发展,到2024年实现资产规模超200亿元,年营业收入超20亿元,利润总额超5亿元。累计建设运营园区200万平方米以上,投资基金管理规模50亿元以上,服务科技企业1万家以上,孵化投资和培育出5家以上科技上市企业。

  论坛上还举行了科技信贷资金池合作银行授牌仪式。广州市科技局局长王桂林、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邱亿通分别为23家合作银行授牌。为引导和鼓励商业银行加大对科技信贷支持力度,着力解决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广州市科技局于2015年创新设立了首期4亿元的广州市科技型中小企业信贷风险补偿资金池,为1354家中小企业撬动超过114亿元的银行贷款支持。如今,广州市科技局继续设立广州市科技型中小企业信贷风险损失补偿资金池,规模高达10亿元,合作银行增加至23家。

  “金融科技结合应扎实,防止重蹈互联网金融覆辙”

  “科技和金融有不同的组合方式,我今天谈的是金融科技。”主旨演讲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开门见山点明主题。

  近年来,我国金融科技发展迅速,发展金融科技也成为各级政府的主要战略方向之一。对于这样的发展趋势,李扬表示欣慰地同时也有点担心,“要防止重蹈互联网金融的覆辙,也要防止运动式发展可能带来的弊端,金融和科技的结合过程应更扎实。”

  他特别指出,金融科技相结合,首先应放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背景下,接着全面引入科技因素,让其和实体经济密切结合,全面改造实体经济运行的科技基础,提升劳动生产率和科技竞争力。在此过程中,应厘清科技在金融领域中的应用,金融体系也应相应调整,以便更好地接纳金融科技。“发展金融科技的要义,就是使创新成为推动金融服务供给结构变革和金融服务效率改进的根本支撑。”

  “必须转变资本配置模式,让普通资本变成息壤资本”

  “中国在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型过程中,资本的作用该如何发挥?”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廷以政府引导资金为例。他说,我国从2002年研究设立政府引导资金,到2018年底中国设立的政府引导基金多达2065支,基金规模12.27万亿。但这些专注于创新投资的资本,利用效率较为低下。

  如何才能让创新资本发挥更大作用呢?“近50年来,美国庞大的经济体量一直维持着较高增长,这离不开技术进步和高能资本出现。高能资本包括天使投资、创业投资等。”他指出,正是因为出现了规模足够多的高能资本,美国创新企业才得以快速成长,先后出现因特尔、苹果等一系列世界级企业。

  我国要让资本实现边界收益递增,变成高能资本,成为创新驱动的主要资本类型,应该怎么做?房汉廷结合多年的理论研究和工作实践,提出“息壤资本”理论。“息壤资本是指一个经济体为开展创新创业活动投入并能够开启自动生长机制,不耗损或少耗损的一种特殊资本,属于典型的边际收益递增型资本。”他指出,这种资本包括:卵化资本、孵化资本、羽化资本和翔化资本。息壤资本的集约化模式,相对应则是卵化器(技术卵化期)、孵化器(项目孵化期)、羽化器(企业助长期)和翔化(企业扩张期)。

  “这几个方面既可独立,又可分头运作。比如技术卵化期形成的东西可以卖给孵化期,孵化期的东西卖给羽化期,羽化期的则卖给翔化期,从而形成了通过息壤资本培育企业的全生命周期生长链条。真正的创新,必须把此四方面综合起来,让技术资本和息壤资本形成双轮驱动,达到科技金融驱动国家创新发展的目的。”他强调,息壤资本是一个体系。要让普通资本转化成息壤资本,从息壤资本这个高能资本就可以产生未来的高能企业、高能产业,推动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因此,必须转变资本配置模式,让更多的普通资本变成息壤资本。

相关新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