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政府应如何鼓励创新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6-15 00:00:00

  不久前,广州市召开了全市科技创新大会,出台了《广州市创新政策体系》。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在会上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要找准发展目标、发展动力,创新体制机制,打破路径依赖。

  做“选苗人”还是“土壤提供者”

  “在荒漠里再好的树苗都成活不了,在沃土里枯枝都能发芽。科技主管部门选苗还是培育土壤呢?”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主任马正勇用一个简单的比喻把自己的想法“晾”了出来。

  2015年,广州市、区两级的财政科技经费超过70亿元人民币,到2017年将超过100亿元。广州市有科技企业数千家,蛋糕怎么分配才能把这些真金白银花在刀刃上?这需要有一个清晰的思路。

  一般来说,市场有两个关键环节,一个是供给环节,一个是需求环节。以往,政府对科技项目的管理主要考虑供给环节而忽略了需求环节。政府判断社会、市场、产业发展需要什么,然后制定计划、项目、方案,面向全社会征集,选取自己认为好的、需要的项目去支持。

  “这就造成了科技转化率低的顽疾,大量的科研成果被锁在实验室里,躺在论文纸上。科技创新忽略了市场,没有让企业在科技创新中活跃起来。这么多年我们一直讲产学研结合,事实上,还是学研产、研学产结合,产业没有摆在第一位。”马正勇说。

  如何切中肯綮?广州市提出,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企业技术创新的主体作用,除对公益性、前瞻性和重大研发项目采取前期资助外,其他项目突出成果导向,以研发后补助为主,结合贷款贴息、风险投资等科技金融手段,形成多种资金投入方式,引导企业根据市场需求加大研发投入。因为,只有企业知道市场在哪里,用户在哪里。

  据了解,广州市一级科技计划项目中以后补助方式支持的财政经费比例达到了50%,用于支持企业或企业承担项目的经费比例达到了70%,下一步将达到并稳定在80%。

  从腐败窝案重灾区到透明度第一

  2014年,广州市41个政府职能部门进行行政透明度大排名,广州市科技信息局夺冠,对比2013年进步了20名。2013年科信系统腐败窝案案发,广州是重灾区,这样的烂摊子怎么收拾?科信局用一年的时间交上了答卷,答案就是重塑科研经费配置流程。

  “科研经费配置管理必须阳光化、公开化。”马正勇告诉记者,现在广州对于任何一个科技项目的补助,包括事前、事中、事后补助三个阶段,无论哪个环节的补助,哪些项目入选、为什么评上,哪些专家在评审,全部公开。

  2015年年初,广州市新一轮机构调整后,广州市科技信息局一分为三,成立科技创新委员会。科技创新委员会的角色定位不再是项目审批者,而是政策的制定者和政策执行的监督者。决定科技项目过与不过的权力交给了专家和第三方机构。

  广州市科技创新项目管理的每一个环节,任何处理行为均在“一站式”服务平台上自动留存,实现“痕迹”管理,可查询、可追溯,责任到人,其中专家论证项目的评审会议实行全程音视频记录,保留在案,同时用信用机制和黑名单制度约束第三方机构。

  “申报项目的单位和个人是运动员,评估第三方机构和专家是裁判,作为政府部门主要负责监管,监督秩序是否正常和健康。”马正勇说。

  从“二房东”到创新裂变反应堆

  资本市场,新三板,“广州科技板块”身影活跃。2015年,新增挂牌企业21家,累计达57家,“广州科技板块”在全国“新三板”格局中初具规模,脱颖而出。而对于这些企业的发展,孵化器功不可没。2014年,广州的孵化器面积达到了500万平方米,2017年面积将达到1000万平方米。在孵化器里,科研成果、资本在裂变着。

  过去,很多孵化器就是“二房东”,满足于靠租金过日子,甚至一些生产皮包、鞋子的企业和低档次的企业占据了孵化器,真正需要孵化的科技创新项目却进不来。

  广州科技孵化协会会长、广州高新技术创新服务中心主任冯梦觉告诉记者,现在,以市场效益为孵化器绩效,作为补助的依据。孵化器孵化了多少家企业,吸收了多少风险投资、银行有多少贷款,有多少企业落户广州了,有多少企业上了新三板,这些指标成为评定孵化器优劣、政府扶持的硬条件。

  广州就这样用制度创新引领科技创新。“广州市在科技领域的简政放权归结起来,可以理解成简政还权和简政让权。还权,就是坚持市场决定,把该由市场管的还给市场;让权,就是把具体事务、操作性的环节,需要社会力量参与、需要公开透明的环节交给第三方组织来完成。”马正勇用简单的话总结着科技创新体制改革的要义。(光明日报记者 柳 霞 吴春燕)

相关新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